振鹭云音 - 变的形式,不变的音乐 青舍闲笔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引号影院,精彩在线观看

    近日对雅俗的思考多些,只是何为雅?何为俗?何为大雅大俗?即使雅俗共赏,也是两端。只是各人看法不同,似乎并没有特别的界限,好像不容易区分,但是又好像很容易区别。个人感觉,争论的焦点不在雅俗,而是人的意识形态对于这两个字的区分,是两个形容词,高雅与低俗。高与低,才是核心,才有阳春白雪与下里巴人之说。

    无疑,从现实世界的大部分眼光来看,昆曲、古琴基本是划分在高雅上的,箫也没有什么大的异议。对于笛子、还有二胡、以及一些打击乐器,似乎就不那么友好,可以看路边乞讨者,一根笛子、一把二胡都是可以的;但是基本看不到吹箫弹琴。但是,笛子、二胡一样可以成就大师,这两种乐器雅俗共赏就跑不掉了。每个人的出身、环境等等不同,造就了不同层次、不同审美的各种人群;但不管哪类人群,都有自己所能欣赏的音乐,音乐贯穿了整个社会阶层,对每个人都不离须臾。

    不过,高雅音乐因为对受众的要求高,往往人群的基数不会太大,碰到大的社会动荡很容易消失。音乐无法用笔墨纪录的,乐谱不是音乐,歌词也不是音乐。即使兴盛如宋词,每个词牌都是一首音乐,古时填词一定会些音律,填的词一定能唱,而且每种词牌都有固定的唱法。张先无疑是雅致的,他看不上奉旨填词柳三变,但教坊的歌女们都以传唱柳永的词为荣。如此兴盛,如此的基础广泛,如此的雅俗共赏,最终敌不过时间,敌不过战乱,敌不过成、住、坏、空的必然。

    现代依旧如此,不仅仅昆曲,任何一种戏曲都有传承和受众的问题。就如沈老师说的,市场、时代选择了爱情,所以,唱最多的就是长生殿唐明皇与杨贵妃的爱情,牡丹亭深闺女子的爱情,玉簪记出家人的爱情。昆曲也有雅正的曲目,但是,直臣忠仆,忠孝仁义已经不再是这个时代的选择。也许,终有一天,昆曲也会如同宋词唱腔般消失,只留下纸上那唯美的文字。那又如何?只需要,在我们能遇见的时候,美好的遇见、喜欢、欣赏,也就是了。

    即使,消失了昆曲,谁又知道不会有一种适合以后时代的,雅的、俗的、雅俗共赏的音乐表现形式出现呢。音乐不会从生活中消失,因为音乐是活的,是邻居窗口传出的‘致爱丽丝’,是断续随风的玉笛悠扬,是孩子们口中的‘嘿嘿哈嘿’,是广场舞大妈的‘小苹果’,也是老人一边扫地一边哼着的‘太阳红,东方升‘。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