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叶道君 - 第六十四章惆怅 林真君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灰铁色的天空上,片片暗白色的雪片,纷纷扬扬,随风而下。

    落满屋顶、田野、街道。

    将整个世界逐渐染成白色。

    身后,泥泞的小道,一行脚印,赫然在目。

    积雪并不厚,每年此时,故乡总是会下着雪。

    林正阳穿着防寒服,戴着保暖手套,缓步步行在雪中。

    灰暗的天色下,他的面目似乎凝聚着一层明光。

    此光透出毛孔,凝结在肌肤表面,丝丝流转着,抗拒外界的严寒。

    内视中,璀璨的灵体,自内而外,透着明亮的红色霞光。

    与他本人一般高大的灵体,在另一个维度,与肉身并行不悖。

    灵体与血肉之躯,相互之间,存在着隐秘的联系,以奇特的方式共存着。

    其中蕴含着极为玄妙的道理。

    一眼望去,远处泊油路与新修的水泥路交界处,有着汽车缓缓驶过。

    隔着几十米,便眼见着,车体半透明起来,其中两个脆弱的,带着黯淡白光的虚体。

    缓缓从眼前驶过,随后周围再度重归寂静,唯有雪花下落以及风吹过的声音。

    “这是真人的视界吗?”

    伸手过去,一朵雪花,迅速打着旋儿,落在掌心,却瞬间凝固在半空。

    林正阳并未做什么,仅仅是目光所注视而已。

    “真人的力量,干涉能力,确实不是之前的我所能比拟的。”

    心意一动,雪花违反了引力,不往下,反而在空中不断上下翻腾,好似有着无形的气流推动着。

    “可惜,即便是我,身为创业之主,也不能肆意抽取龙气,仅取其中千分之一,用于塑造化身。”

    “再多,就有可能动摇龙气基础。”

    “其实每日我之治下属官,都按品级沐浴龙气,无形之中涵养元神,只是他们不自知,故此转化效率低下罢了。”

    “我所能抽取的,其实是龙气体制运营后,剩余的部分流动资金,这部分也不能抽取太多,不然龙气本身就会损伤。”

    其实跟现代公司很相似,账面上流动资金,与整体体量不是一回事。

    能调动的,只能是流动资金,而不动产,固定资产等难以及时变现的,虽说也是资产,但急需事却不能调动。

    任凭多大的公司,账面流动资金链断裂,都要出大问题。

    因此林正阳不能大肆抽取龙气,便是同理。

    仅仅是取了他权限内的极少一部分气运,转化成力量。

    “塑造化身,已尽可能完美,消耗不少,剩余的力量,全部转化为灵力,推动我个人灵体修为。”

    “算上这些时日,龙气时时滋润,我虽不如何勤加修炼,但功力进境,也不可思议之快!”

    按照真理国度之中所得评级划分,个体灵力蜕变,是量变到质变。

    凡人灵体,取其均值,化为一个单位,是虚弱透明的黯淡白色,灵力稀薄;

    白光皎洁,光如满月,已经是二百二十五单位灵力。

    力量再度量变至质变,灵体透出淡红色,其门槛约在一千单位灵力。

    随着力量增强,淡红光逐渐蜕变为丹霞光,直至深红色晚霞光,灵力上限,在一万至一万五千。

    真人灵体力量,下限是一千左右,上限是一万五千左右。

    林正阳自己粗略估计,灵力约在五千至六千单位左右,是稳定的真人级灵体。

    而他,自灵界归来,成就道种时,是白中透红,灵力仅仅是刚刚超出二百,约在三四百左右。

    这一次异界之旅,截至如今,他的灵力增强了何止二十倍?

    二十倍差距的力量,是什么概念呢·······

    光是停留在纸面上,并不太直观。

    举例来说。

    电影之中,浑身肌肉的施瓦辛格,或者锻炼至极限的李小龙,他们整体的肌肉、意志以及经验的差距,足以赤手空拳一对一成年男子。

    如果是同样赤手空拳的话,换算成没有巷战经验的宅男,那么一打七,也并不难。

    一对一,车轮战,这样经过极限训练的武斗派,赤手杀死上百宅男并不是问题。

    然而,他们在整体素质上,差距也并没有大到两倍。

    更何况是二十倍?

    二十倍的差距,好比宅男进化成史前成年霸王龙。

    这是质的变化。

    灵体之间,力量差距,比肉体差距还要残酷。

    以现在林正阳的力量,要对付过去的自家,只是一击罢了。

    虽不算伸手就能抹去,但也不需要耗费太多力量。

    抹去灵力在三四百单位的灵体,对质变过,灵力量在五六千之间的自己,只需要付出二十单位甚至更少的力量便能做到。

    哪怕对方倾尽灵力对抗,也是如此。

    质变过后,便如同生铁对上精钢,后者的灵力更具效率也更强。

    这其中的差距,不可谓不大。

    “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听起来气势很盛,可在灵界,只是个笑话罢了!”

    “力量就是力量,差距大到一定程度,莫说十万,就是百万凡人灵体,又能如何?”

    “我不过才是寻常真人道行,此时对上常人死后魂灵,它们连靠近我都做不到,触及我的光,都会泯灭到,来多少都是个死,十万旧部,连我护身光焰都未必能消磨掉,何况阎罗!”

    “这样冰冷残酷的真相,就是我们的现实世界啊!”

    不知为何,心中无端涌出一种惆怅之感。

    林正阳行在雪地里,只觉得天地间一片寂寥,生出离尘远遁之心。

    常人的世界,似乎与他,有了无形的隔膜。

    他的世界,是证道者的世界,对常人来说,大约是难以理解并且不信的吧。

    常人不需要世界的真相,不关心世界的本质与规则变迁。

    他们只需要生活而已。

    “哪怕是正一全真,如今也没有真道人了,你不要对他们讲,他们其实不信你这一套。”

    “你告诉他们怎么映证,怎么修元神,怎么摒弃神力影响,神游灵界,说得明明白白,把步骤都剖开,说尽其中奥秘,也只会被当成骗子。”

    “我也曾吃过亏,他们门派里面,自有一套洗脑的神学说辞,理论自洽,虽说都是意淫,可你能在理论上辩得过他们吗?”

    “你辩不过的,你说的是灵界与现世的真相与规则,是铁律,是你证道后观察到的,但你说不清其中原理!”

    “我们用灵体,深入观察灵界,只是多一个视角而已,不代表我们弄清楚了世界所有的奥秘。”

    “宗教神学不同,他们千百年间,理论不断修缮,早已逻辑自洽,完美洗脑,在这方面,你不可能唤醒他们。”

    “他们只是拜神,求的死后庇佑,而我们才是求道,探索未知,所以我们不需要那些宗教理论。”

    “你对道士说这些,基本没用,除非他们自己能够悟道,证了超凡入圣,才是我们的道友。”

    “然而无论国内国外,佛道基督,近年来成就的,已经越来越少了。”

    “前些年,国外南传佛教诞生过几个成就的,现世证的阿罗汉果,我在灵界亲见。”

    “我还有个好友,是国内小门派的,没有正一派那么大架子,修内丹,先是不成,后来自悟道法,也有了些成就,去了终南山,找了没人没信号的山沟猫着,说是要让我大吃一惊,可惜到现在也还没出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吓我一跳·······”

    远隔千里,依旧有着来自远方道友的消息,自无形的精神领域传来。

    林正阳默默窥屏,却不说话。

    只是体会着,此刻心念的微妙转变。

    那自心理到生理,全方面的蜕变。

    随着灵力的渗入,细微的细胞、骨骼,都在发生某些转变,潜移默化。

    除此之外,便是出尘之心,越发明显,而世俗七情六欲,渐渐淡薄。

    非是摒弃情感,而是深入体察到,自身精微念头,从喜怒爱恨之源头,观察出其升起、落下。

    所谓观想,到此不修而成。

    真人之魂,能把握身心变化,不为情迷,不为境转,一切情绪悉皆自主。

    到此已证身心自在,再非凡人。

    哪怕再怎么试图融入,也回不到过去。

    林正阳此刻,深刻意识到这点,略有惆怅,却又有淡淡的欣喜,充满心田。

    法喜充满,常乐我净,虽非佛道,却也类同。

    此为证道者之惆怅,也是证道者之喜乐。

    终究是渐行渐远········而他,从不后悔。

    此去,了却尘缘。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