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叶道君 - 第六十二章再见 林真君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出兵占领一郡的过程,比想象之中要容易。

    府城攻略,未曾遭遇太顽强抵抗。

    之后,余下两县接连克下,非常顺利。

    顺利得,如同儿戏,就连电视剧都已经不敢这么拍了。

    然而现实比电视剧还要荒诞,此处武备松弛,郡兵稀烂程度,更超乎想象。

    别看人数还算可观,可士气却几乎是一触即溃。

    林正阳拿下一郡,声威大震。

    临近数郡,接连有人投靠。

    刚开始,只是一些名不见经常的小伙流寇,率众来降。

    说是流寇,其实大多数都是活不下去的流民,报团取暖,打家劫舍为生。

    林正阳命政务厅审查对应流民组织背景来历。

    若无民愤在身,即可际遇封赏,解除兵权,其麾下人手都需要重新打散,整编。

    之后老弱病残裁撤,另行安置。

    幼童统统丢进学堂,教习识字,算术,地理等。

    其余则按人口,授予田亩,十户一保,百户一甲,编户齐民,组织生产。

    若有民怨在身,本身作孽太多,便诛杀首恶,余者打散,编户入籍。

    不久,一郡上下,都是步入正轨。

    此次整合郡中上下府库,林正阳得到了三十万担粮食,足够他扩军满三万。

    乱世之中,有兵有粮,不愁没人投靠。

    拿下一郡之后,林正阳没有盲目地扩张地盘,尽管周围郡县看似可以轻易拿下。

    一则是他要消化已经获得的战果,二来是不想过于刺激朝廷。

    现在正是楚朝末路之前最后的挣扎,最后的余晖,再过几年,楚朝就会耗尽最后的一点生机,静静等待着最后的灭亡。

    朝代兴衰便是如此。

    楚朝数百年发展至今,积弊已久,不是个人才智所能扭转。

    正如一艘行驶在海上的旧船,不折腾的话,修修补补,还能坚持一阵。

    如要强行革新,反而容易搞垮搞塌。

    林正阳此时还只敢喝楚朝的血,但是却不敢吃它的肉。

    有南阳朱平义,南昌李丰等高个子在前面顶着,林正阳不认为自己会受到太大的攻势。

    广积粮,高筑墙,缓称王的典故,他又不是不知道。

    此时此刻,大楚就是那病龙,虽老病架子却还在,谁先跳出来,首当其冲,将面临楚朝的打击。

    所以林正阳不急于扩张,而是重在稳固,以观望大势。

    未来一二年间,都不会大战,林正阳主要目标是休养生息,积蓄实力。

    当然,大战没有,小战却可以有。

    每隔几月,试着攻取一县,还是可能。

    未来四年间,林正阳目标是缓步吞并西南六郡。

    西南地偏民寡,不足以兴王业,称侯却是足以。

    届时携西南六郡,观望中原,再考虑是否割地而治,还是入场争霸。

    一切都要看局势演化,以及各自谋划手段。

    ……

    是日,风和日丽。

    林正阳车架来到新改建的郡城隍庙。

    此处本是供奉文庙,拜的是此世一位儒家先圣。

    林正阳来后,命其改制,造城隍庙,将阴司帝君神像,搬入其中。

    白墙新粉,青瓦整齐,庙中青烟袅绕,幽静神秘。

    早有数十甲士,护卫左近。

    此时却不见其他香客,因将军府数日前便已打过招呼,这几日不招待香客。

    下了车架,林正阳直入正殿。

    宽敞明亮的大堂上,供桌上方,帝君塑漆金身,样貌严肃,端正而坐,身上着一身蟒袍。

    林正阳上前拈香,就着火烛,点燃后,双手插入香炉之中。

    随即大袖一摆,拱手为礼,却不曾躬身下拜。

    凝神默感时,就见得随着此礼,顶上金纹黑鼎之中,有着数十缕金黄吉气分出,丝丝缕缕,没入虚空一处。

    神念一动,追溯此气去向。

    穿过数层虚空,迎面踏入一处悬浮在黑暗虚空中的光明福地。

    居中是一座圣山,通体沐浴在光明之中,自山脚至山巅,光明愈发强盛,有着璀璨夺目的神圣光明,自山巅垂下。

    周围有山林,平地,房屋,连绵的农田。

    平地上有一座城,其中有着对应阳世的官府衙门。

    来来往往川行的,都是各路阴差鬼吏。

    此处便是这一年以来,林正阳推行的城隍土地信仰,所成阴司地府所在。

    由于时日尚浅,规模还不算大。

    神念没入其中,顷刻间,在白光中凝聚身形,周身有着淡淡的白色毫光,晶莹剔透,约有一尺。

    很快,便有一名黑衣鬼吏,带人前来,当先拜下:

    “将军,帝君命我等来迎。”

    此鬼吏周身有淡淡的香火气息,在感应中,神体微微有着一丝淡红神力,有些熟悉。

    记得印象中,是当初收编的一路乡社祭神,转为土地。

    如今看来,进行得还算顺利。

    林正阳轻轻颔首,跟随者这鬼吏前往圣山。

    一路上,数次遭遇巡视的阴差。

    这黑衣鬼吏,持有令牌,因此都予以放行。

    看得出来,阴司守备很是森严,对待外来者排查很严密。

    每个重要关卡,都有鬼吏看护,起码都是乡社一级土地正神的水准。

    林正阳甚至对其中大部分都有些印象,因为都是本土原先就有信仰祭祀的一些神灵,如今收编后加入了阴司神道体系。

    多神教便是如此,收编本土神灵,能够迅速站稳脚跟。

    当然,不出意外的话,这些乡社土地的信仰,都是要上交税务的

    至于交给阴司帝君多少比例,林正阳不大关心这个……

    圣山不高,仅有数百米,顺着青玉铺成的阶梯,很快就至山巅。

    黄金宫殿,璀璨夺目,上方有厚重的光明祥云。

    到此处,黑衣鬼吏便躬身退下。

    林正阳孤身上前,在殿前见一人早已候在此处。

    一席一案,摆着桌酒菜,钱蒙笑着邀他入席:

    “承你情分,我这化身终是避开此世天仙,潜入此界。”

    “因你已成气候,龙气显化大蛇之象,虽距离立起天柱还远,但龙性已厚,不是寻常草蛇可比……你立我为帝君,使我这化身的力量,短短时日便从寻常乡社鬼神,提升至王侯一级。”

    “我敬你一杯。”

    林正阳入席饮下灵液。

    入喉清冽甘甜,微醺,很是惬意。

    琉璃盏中,金黄透明的液体,流淌着神性的气息。

    这灵液,分明是精纯过的神力。

    如是凡人饮下此杯,顷刻间便能擢升为红敕县级鬼神。

    然而对如席中二人,不过是饮品佳酿而已。

    坐下来之后,就听着钱蒙继续诉说:

    “本尊力量太强,换句话说,就是如同太阳,非常显眼,根本不可能悄无声息潜入此界,因此之前都是派遣化身,而化身携带力量必须很有限,不然容易引起仙界注意。”

    “我本尊以神通观望,这方大界外围,分布有数百仙界,如同行星,各有轨迹,围绕此界运行。”

    “太强的力量,会招致祂们的反击,太弱的力量,有意义不大,他们也会定时排查各处下界……”

    “……是了,我还未曾与你分说,这一界呢,它不是个星球,而上分层状。”

    钱蒙用筷子指着案上一盘桂花糕,说着:

    “此界如同这糕,分为数曾,都是下界,只是越往上,灵力越强,修行人从下界修行,经历劫数,力量强大至一定限制,便会触发某种特定机制,进行飞升。”

    “最上层几无凡人,如同洞天福地一般,居住的都是凡世仙人,最低也是历劫多次的散仙。”

    “他们在此完成蜕变,升起仙境,命数脱离此界,便是天仙了。”

    “这样的天仙,数目不少,足有数百。”

    “啊,我们现在,位于偏下方,天地灵机分布较稀薄的层面,在这里,偏向于灵界,也就是冥土,所以一些鬼神,还可以见到,不是单纯的仙道自留地。”

    钱蒙笑了笑,道:

    “要是再往上几层,凡人几乎不见,你也聚不起龙气,也只能投身道门了。”

    林正阳又连饮几杯,伸筷出菜,咀嚼几片牛肉,咽下,才说:

    “投身道门,恐怕远不及眼下自由。”

    “我在此世待了这许久,对道门修炼,也有了了解。”

    “修炼其实分为生前死后。”

    “死后且不说,必须进灵界栖身,而灵界实则是现世倒影,修行加艰难,所以活人修行远比死后容易。”

    “然而不论活人死人,要修行都要有力量源泉。”

    “如是世俗武者,无非饮食用度,打磨筋骨,转化食物精气,效率低下。”

    “道门有法诀,可汲取游离的天地灵机,可这很受环境限制,据我调查,光凭这个,再有法诀,效率再高,汲取零散灵机精华,不足以支撑真人之格……如你所说,是这一层天地灵机分布本就稀薄。”

    “所以我所见道门,无不建观立庙,谋取香火,取香火以补灵机之不足。”

    “香火是一条,取的是香火。”

    “除此之外,道脉弟子,还会著书,治病,斩妖除魔,以弘扬师门名声,这取的其实是名气。”

    “在此世,名气一样可以作为力量源泉,填补灵机之不足。”

    “最后,就是谋取敕封。”

    “赐匾额仅仅是承认合法,有别于淫祀,大部分道脉都不满足于此,他们求取的,是真人,真君封号。”

    “这是赐爵,一次性给予大量恩典,以便在灵界成就真人,真君之格。”

    “当然,更有一些图谋的,是官方祀典,年年分享龙气,便如你这般。”

    “他们在灵界成就真人之后,虽然不等于肉身也已转化,但确实是踏出了门槛,后续可以顺利修至真正的肉身成真,飞升上界。”

    “其实说起来,你如今分享龙气,也已经是真君,只是是灵界真君,不是即身成就,这才没有感召出仙门。”

    “此界确实是仙道盛世,太适合我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