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叶道君 - 第六十一章一郡 林真君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琴韵悠悠,如烟之痕,袅袅萦绕,缥缈空灵。

    坐在车上,耳边听着悠扬的琴韵,鼻翼嗅着淡雅的清香,林正阳心不觉放松了下来。

    身侧是初为人妇的素儿,此时她俏脸微红,素手抚琴,光洁晶莹的额头渗着细汗。

    灵秀依旧,却多了几分成熟。

    府城已下,猛攻两日后,城中数十大户绑缚郡守,开城而降。

    是夜,他心情大畅,便纳了此女。

    今朝晨起,此女对镜梳妆,挽了发,梳了妇人鬓,别有一番丽色。

    “素儿,拿下西南六郡,我称侯建国,可否?”

    慵懒地枕着美人之膝,林正阳眯着眼睛,散漫着问。

    素儿顿了顿,琴声为之一停。

    “将军是要听真话?”

    细细的呼吸拂面而来,带着阵阵幽香。

    此香他已极为熟悉,是此女自身体香,呼吸之间无处不香。

    当下心意痒痒的,只是按捺住,答着:

    “我还不至于糊涂,你只管说真话就是。”

    素儿端容正色道:

    “西南地偏民贫,六郡多是小郡,户口不过百万,前些年又逢旱涝,六郡都受灾,饿殍遍野,亡命者十之二三。”

    “时至今日,六郡民众,活命者不过半数而已。”

    “如今将军已取南平一郡,恢复元气尚需时日,去下六郡不是难事,难事在于如何抚民。”

    “纵然能大治,那也是二三年后的事,届时西南还有多少人口?六十,还是五十万户?”

    素儿悠悠轻叹:

    “五十万户,地方六郡,称侯也可。”

    “其实这都无所谓,西南一地,楚帝已失人心,将军就算明面占据,称侯建国,也无人能阻……只是要扫除当年那些流民帅。”

    “将军可要当心,流民帅如今最大的一支,便是将军曾加入过的李家军。”

    林正阳发迹之后,他的生平也早被人挖掘出来,当年在李家军骗取第一桶金的事,现在也早不是秘密了。

    然而这并非丢脸,反而更能凸出林正阳的“天命”。

    白手起家,短短时日抵达如今成就,不是天命是什么?。

    历史上,真的白手起家的,二成都未必有。

    朱元璋何等英雄人物,只需要十八人就能成事。

    然而也需加入他人麾下,立下功劳,出奔另起炉灶时,才有这十八人追随。

    他如没有这段履历,有那多年战功,连这十八人也不会追随他。

    这便是起家时第一批家底,第一桶金。

    第一桶金的来源各异。

    真正白手起家者,无论是骗还是替人打工,总之少不了拉拢第一批心腹家底的过程。

    林正阳的起家经历,堪称传奇。

    加入李家军,迅速提拔,管着一批人,然后未经训练就被外放,甚至还挖了墙角。

    一路上打着李家军旗号,收拢流民,攻下了早就破败的县城。

    处处都是巧合,但巧合多了就不是巧合了。

    寥寥数语概括过去很轻松,但当时做来,却委实费了许多心思,经历了很多艰辛。

    正如读者看书,几分钟就读完一章,而作者码字,往往需要一两个小时。

    林正阳当初费心心思,拉拢流民,建立威信,是真心绞尽脑汁。

    很多人总觉得这很轻松,其实真做事的人就知道,越是基层管理越是艰难。

    几十人的小班底,事必躬亲,其实一样可以很复杂,很考验心力。

    反而威信建立,体制成熟后,琐事有人分担,相对轻松许多。

    林正阳自诩中人之资,着实是花了许多心思,才拉出了最初那支队伍,又勉强训练成形。

    到如今,他才算扎下了一点根基。

    只是听到李家军,还是不觉恍然……不知不觉间,自家来到这个世界,已经这么久了。

    一切,恍如昨日。

    “你的意思是,李家军的李丰,敢来打我?”

    素儿无奈地嗔了他一眼。

    “将军,他如今吞并了其他流民军,号称兵马十万,老卒约有上万,怎么不敢打你?”

    “上月,他又击败一支官军,斩首二百,声势很大,估计是会来找麻烦的。”

    林正阳哈哈一笑:

    “李丰隔在我与朝廷之间,不得不替我挡了官军,论理我还是在他后头摘桃子,他是该恨我!”

    “不过他过半人马必须跟朝廷对峙,能抽出的人手不多,还不是我的对手。”

    “别看他号称十万,真能攻打城池的老卒却不多,还真未必是我对手。”

    “我看他不敢大打,打起来凭白让朝廷捡了便宜。”

    素儿摇了摇头,轻声道:

    “这却未必,李丰此人,有义气,能聚人心,行事较之其他流民帅更有章法所以能成事……可他太好面子,有时较冲动,虽有军略,却远见不足,恐怕会觉得你让他面上无光,一怒而兴兵来讨伐你!”

    这却是的确很有可能的事情。

    事实上,很多时候,都有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发生。

    当事人或许觉得,若按大局计,彼此克制是双方都好。

    可偏偏就有人克制不住,明知道打起来会一起倒霉,让第三方捡了便宜,但偏偏就是要做……

    这是性格上的缺陷,但的确存在。

    很多流民帅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类似问题。

    在决断时受个人情绪影响太重,不能做出正确决策,以至于错失机会,早早被淘汰。

    虽说从各方面看,李丰都是野心很大,也有些格局,但正如素儿所说,也有可能会因为面子问题就来打他,这点不得不防。

    想到此节,林正阳忽地起身,撩起布帘,站在车上,望着外面。

    青色,灰色的砖石,铺成宽敞笔直的街道。

    布庄,粮店,油铺,米面,生菜……各类铺子店面,沿街而设。

    洒扫过的街面上,一排排身着黑甲,盔带红缨的甲士,列队前行,簇拥着车队巡视。

    林正阳长身玉立,淡然陈述:

    “我之军队已经练成,李丰若要来,那便让他来便是……难不成我还会怕了?”

    又是摇头叹着:

    “如开始时,我确实没有胜算,可如今我已成了气候,再想扼杀我,就不那么容易了。”

    透过布帘,迎面有旭日东升,金色光辉照入。

    素儿抬首望去,娥眉微皱,恰见得赤蛇如火,缠身而绕,在金辉中威严沉凝。

    再眨眼时,却又不见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