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叶道君 - 第五十九章风流 林真君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十步之内,必有芳草;乡野之间,必有遗贤。

    在这种交通落后的时代,如何能够寻访到所需要的人才?

    无非名声二字。

    名士由此而来,察举从此而兴。

    在科举未曾全面推行之前,要想为官,必先有名望。

    有名有望者,才能为人所知,而无名望者,便难以出头。

    所谓名望,由来者无非那几处。

    一者仁孝,辛苦积累;二者,长者点评,尤其以曾为官者评语为佳;三者,游学各处,与士子文人交游,相互鼓吹,积累名声。

    东汉末年,袁绍守孝,加以舆论造势,数年内便传遍天下,从而获取了极大名望。

    除此之外,“孔融让梨”、“陆绩怀橘”也是那个时代名士商业互吹的典范。

    你捧我一场,我敬你几句,名声就此传扬,久而久之,便成所谓名士。

    那么所谓名士,到底有几分才干,就不得而知了。

    东汉一朝,所谓名士,大抵便是如此批发量产。

    林正阳来自主世界,怎么不清楚所谓名士?

    这些家伙,往往空谈,其中尤以魏晋名士为最。

    汉末名士,至少还能上马提刀,下马诗书,含金量还是有着。

    魏晋名士,就彻底堕落了,把文人那套务虚之风发展到极致。

    林正阳是极为不喜所谓这类名士的。

    可惜,有些人,不请自来。

    偏偏,不得不见。

    “道友,何以板着脸?”

    面前这个嬉皮笑脸的老道,须发皆白,面色红润,跪坐于帐中一角。

    看着倒是仙风道骨,可惜其面上却带着市侩之气,平白冲淡了几分仙风。

    身后亦是跪着一素衣女冠,正是如花妙龄,是他的弟子。

    此女云鬓高挽,俏脸低垂,红霞已悄然爬上脖颈、耳根。

    自林正阳正坐角度望去,恰能窥见衣襟之下,那半露不露的旖旎风光。

    此时,这老道,正摇唇鼓舌,企图将自家美丽弟子推销出去。

    “道友,我实话不瞒你,你娶了我家素儿,绝不吃亏!”

    申道人笑呵呵地,抚着长须,用着看晚辈的眼神,打量着眼前英武小将。越看越觉得般配。

    郎才女貌,挺好!

    “我家素儿,天分极高,自四岁开脉修行,随我潜心修炼,如今已证人仙。”

    “今年刚过十六,如不是道友你前途远大,我未必愿意许给你家!”

    “如何,道友你有何不满?不妨直说!”

    林正阳细细打量了下素儿。

    略带侵略性的目光,落在身上,令少女愈加羞涩。

    先前只是略看了看,此时细细观来,就见得少女窈窕身姿,肌肤如霜雪,温婉宁静。

    更兼一举一动间,别有一种清丽之媚。

    半是所修道法附带,半是自内而外,沁入肌骨。

    色相、形容,都是上佳,且媚意入化,举止之间,一颦一笑,都能挑动人心。

    到此已经能算媚术了,难得不是后天而来,而是先天生得如此,有气如此,千人之中,难寻一位。

    林正阳眨眼之间,便起观想,旖念生出,顿时变幻。

    倩影化作死尸,欺霜赛雪的肌肤,开始爬满尸斑。

    柔媚的丽质,逐渐衰败。

    “平生颜色病中衰,芳体如眠新死姿。”

    新死相刹那间,观想而出。

    然而即便如此,依旧令人眷恋。

    再观,肪胀相。

    死后七日,尸体日渐腐烂而膨胀,外表失去光泽,黑发往草根里缠。

    死者魂灵已逝,去往往冥界。

    此相,林正阳亦是于念动间观成。

    然而,旖念难消。

    血涂相、肪乱相、噉食相、青瘀相、骨连相、骨散相、古坟相依次观想而出。

    林正阳于呼吸转换之间,九个刹那,将菩萨九观想,此地观想而出。

    最终,面前依旧有着一具晶莹白骨美人。

    “人想死亡日。欲火顿清凉。愚人若闻此。愁眉叹不祥。

    究竟百年后。同入烬毁场。菩萨九想观。”

    菩萨九观想,本是破除色相**,证得解脱道果的法门,林正阳以前并不修习,只是记下,此刻却俯拾皆是。

    因他本有道果,相当于得了学位,而这等专为解脱证果开设的法门,便如同初中课程,回头再看,自然并不甚难。

    只是,即便如此,林正阳却依旧难掩旖念。

    “纵使白骨也风流哇······”

    菩萨九想白骨观,观得白骨也风流哇!

    从未有如此一刻,林正阳深深意识到,他之道果,毕竟非是佛道。

    不被欲念所迷,却不代表彻底断灭欲念,只是能出亦能入,如是而已。

    他的道果,依旧可享受美好,也不禁女色。

    能观白骨观出风流之态,半是此女媚骨天成,也半是他缺女人的缘故。

    毕竟,此身依旧是青春壮年,血气方刚。

    恍然间,林正阳点了点头。

    不错,是时候给自己找个女伴了。

    申道人见他点头,眼前一亮,惊喜过望:

    “好,将军果真好决断!素儿就托付给你了!”

    不等林正阳回过神来,欲再分辨一二,申道人便已起身,郑重道:

    “既然如此,我可游说各方,助将军拿下南平!”

    “只要大军到达城下,自有人为将军内应,举城而献!”

    原本,林正阳想说的话,却不得不吞了回去。

    如能得此巨大助力,不过是娶此女而已,又有何可犹豫的?

    别说此女容貌丽质,就算是无盐丑女,但凡能增益大业,带来助力,娶了又如何?

    他迟迟不肯将就,随意娶得县中大户之女,不就是要以此为筹码,拉拢盟友?

    如他这般,联姻本是必须,也无需讳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