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叶道君 - 第五十六章太平 林真君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一处辽阔的田野,混合着菜花的清香。

    时而有着蜜蜂上下飞舞,发出嗡嗡的鸣声。

    穿越至此世,已有百二十年的申道人,一袭青衫广袖,梳着发髻,戴着玉冠,身上披着精致华美的羽翼。

    脚下踏着千层底的布鞋,半新不旧,踩在金黄的花瓣上,纤尘不染。

    凑近了瞧,便能发现,此人踏步前行,鞋不沾地。

    并非刻意为之,而是自然而然,身轻而清,飘然若举。

    已是完成了地仙炼形一关,功参造化的大成真人。

    行动之间,莫不暗合天道。

    “穿越者,不过是换了地方居住罢了,原本是咸鱼的,这里还是咸鱼,原本是人杰,到此不至于埋没。”

    申道人凝神望向远方,一条赤蛇,向上冲出数百米。

    隔着数里,站在此处,都能望见那道赤色光华,映得天际一片通红。

    申道人似是对着虚空某处问着:

    “你说,我们现在,这算什么呢?”

    “这一界的天,虽接纳了我们,但出身的天,却又不肯放手……两边拉扯,灵体一分为二,大半回归原身,却因为出身那一界的规则,不得不主动陷入长眠,成了植物人。”

    “剩下这小半灵体,遭受重创,再也压制不得土著灵魂,迫不得已,只能同化,湮灭其灵,却也受其污染……补全了缺陷,却留下了更大的隐患。”

    身侧空处,数十道道略显透明的白影,悄然浮现,站在风中,日中无影。

    这些白影,面目迷糊,带着丝丝如玉荧光,默默望着远方。

    那赤气之中,有着熟悉的家乡气息……此气或许能瞒过土著,却瞒不过有着类似经历的穿越者。

    申道人久久凝视,蓦然,一声叹息:

    “想当初,我们也曾有过这般辉煌的时候。”

    “海外建国,画地而治,我们什么没试过?”

    “可惜,我等到底是域外来客,难以归化,无论怎样努力,终究隔着一层,与土著不同。”

    “此世之天意,愿意接纳外来者,汲取域外文明精华,甚至不吝赏赐,但真要撑起天柱,主宰神器时,却会偏向土著一方。”

    “我等不防,棋差一招,十年心血一朝丧尽。”

    “新立的天柱,祭天当日就折,可见是不得天眷。”

    “这十年来,我寻访名山,深入大泽湖泊,考察地理,记录人文,终于探索到其中一丝奥秘。”

    “此世,天道无神,亦无主宰。”

    “所谓天意,大半源自人心。”

    “土著代代居住于此,魂归下土,形魄葬于土,久而久之,便凝聚了天命。”

    “我等若要凝集天命,一代人还不可,得有二代之后,繁衍生息,诞生足够族人,才能成形……”

    “这我估算过,在中原,受到中原天命压制,至少得有百万户,才能勉强汇聚,属于我等之天命;而在海外岛屿上,只需十万户,便可立起天柱,百万户足以蜕变真龙,凝聚属于我等的天命。”

    “命由人造,气由人聚……在这个世界,有智慧的生灵汇聚一处,就能凝集龙气啊!”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规律。”

    “我们输得不冤,在土著生养无数年的土地上,挑衅土著们发展壮大无数年的天命,自然不可能战而胜之。”

    申道人掩面而泣,泪水沾染衣袖:

    “当年是我错估形式,以为大楚内乱,有机可乘,却不曾参透此节,连累门派,这些年我一直后悔。”

    周围的白色身影,俱是沉默寡言,只是半晌之后,才有一人开口:

    “事情都已经过去,追悔,又能如何?”

    “你既唤来我们这些孤魂野鬼,相必定有计划,就说说吧。”

    “我等虽然修成此世鬼仙,但到底已是亡人,阴天还好,白昼阳气虽然不惧,晒久了也不舒服。”

    开了口之后,陆陆续续有着一些白影说着。

    “师兄你有话直说就是,那事又不能怪你。”

    “一切都是我们共同商量,自然也是我们一起承担,没有归过于你一人的道理!”

    申道人放下衣袖,双目通红。

    听了这些师兄弟的宽慰,到底让他好受了不少。

    “诸位师兄弟,过去,我等都是志在复兴太平道统,立黄天,御六极,定八荒……此志诚可谓之宏伟,然而过去不切实际了。”

    他语气之中,带着沉重:

    “此举无异于当面挑衅天意,其意近乎于为大道立神。”

    “我等何德何能,能做得此事,为大道立神,化为黄天之神?”

    “黄天太一,迟迟不能成形,其缘故有二:一是此世本有土著所立天命,虽然无神,却自有灵性;二是天意化人,何其艰难,我等并无此能。”

    “因此,我意放弃黄天之道。”

    大道本无神。

    若大道有神,此神必主宰天地万物。

    申道人出身太平余脉,秘密传承于主世界大兴安岭深处,一处洞天小界。

    于明末清初之际,遁入太虚,举派而降。

    在主世界不曾察觉,至今才知晓,为大道立神,是何等狂妄且荒谬之举!

    “诸位师弟,你等也当知晓,大道无神,才可容许凡物炼气修真,上求天道,超凡入圣;若是大道有神,诸般道法,皆有主宰,哪里容得后来人窥探丝毫?”

    “正是大道无神,才有我等求道之人!”

    这话着实打动了剩下的白影。

    “不错,此话在理,若大道有神,便不能容得有人窥探,我等自然前进无路。”

    “这般说来,若真立下黄天,反而未必是好事。”

    趁着场上气氛转暖,申道人趁热打铁,继续说着:

    “黄天之道,太过缥缈,而复兴道脉,却刻不容缓。”

    “所谓不依国主,则法事难成,如今我等要求一个振兴之机,便不得不扶龙庭了。”

    “恰巧,又有一位老乡到来,这份掩藏在龙气之中的气机,岂不是很是眼熟?”

    “这老乡,眼看着就有一场麻烦,待我助上一助,让他顺利接手此郡,岂不是一场功劳?”

    “只是,这便需要动用诸位师弟这些年来,在各地积累的人脉了。”

    申道人深深一礼,随后等待着。

    过了许久,这些白影才渐渐讨论出了答案。

    “我等都是支持,助他成事,必须要有明文敕封!”

    “立……山门!”

    “划封地,世袭罔替!”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