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叶道君 - 第四章英叔 林真君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清晨,林正阳踩着脚踏车,叮铃叮铃,驶过幽静宽敞的古街。

    林家所在,并不居于闹市,而是在一片较为偏远的古街上。

    道旁高大的梧桐树,枝叶繁茂,微风动处,树叶沙沙作响。

    风雨过后,地面有着浅浅的积水,车轮驶过,哗的一下,溅起层层水幕。

    周围是一片寂静,只是偶尔会有雨水自肥厚宽大的叶片上滴落,打在下方,一如雨打芭蕉声。

    远处有车辆驶过,不久又重归于寂静。

    道旁有一二行人,缓缓漫步,享受此处的静谧。

    闹中取静,这便是林家选址的意趣。

    不久,林正阳到了一处白墙明瓦,保持着明清样式的大宅前停下。

    门口有朱门,石狮子,颇有些年代,此时大门敞开。

    林正阳推车进去,顺着湿润的青石路,去了侧居,就见到廊下,有一青衫中年人,正在躬身打拳。

    林正阳轻手轻脚,把车停在角落,垂手候在一旁。

    一趟拳打完,已是过了一刻钟。

    青衫中年人,双鬓微白,看着倒是很有精神,一点不显老态。

    见到林正阳,也不奇怪,就说着:

    “正阳啊,你回来正好,今天我正找你有事呢!”

    林正阳上前恭恭敬敬地回答:

    “英叔,我也正有事要寻您老。”

    这中年人就是英叔。

    剑眉正气,一身傲骨,林正阳岂能不识得?

    不同于别的道长系列电影,在这个世界,他就叫做林正英,不叫九叔,也不叫林凤娇,也不是一眉道长

    这个世界的,叫做林正英。

    而他,叫做林正阳。

    在这个世界,他是林正英的晚辈。

    林家虽然大,但没有按照“字辈”排辈分的习惯。

    之所以叫林正阳,也只是巧合而已。

    颇有些深意地看了林正阳几秒,英叔背着双手,转身入内。

    林正阳赶紧跟上。

    室内简单地挂着一幅水墨字,上书“上善若水”,依稀可以辨识是他本人笔迹。

    林正英也没有多少拘束,坐下来自己给自己先倒了杯凉茶。

    “你要不要喝茶?外国茶我这边喝得不习惯,不过前几天邻居家小孩子过来给我带了一盒,你要就去那边柜子里自己拿。”

    “不用了,英叔,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说!”

    林正阳坐了下来,平视英叔双目,端正坐姿,很郑重地说道:

    “英叔,你相信轮回吗?”

    英叔眉毛微挑,手上端着的茶碗,缓缓放下,诧异道:

    “你小子平时怎么读经典的?我茅山一脉什么时候信轮回了?”

    英叔很严肃地批评道:

    “你现在不要管轮回的事情,好好做好你的事情,做人先做好喽,你再考虑身后事!”

    “轮回不轮回,不是活人该考虑的事情,沉迷进去,不是好事!”

    林正阳心里早有了预料,继续追问:

    “您修为比我高,我想知道,你是怎么看待轮回的?内丹修证,可以超脱轮回吗?”

    英叔皱眉,更加诧异,本不想讨论这些虚无缥缈的事情。

    只是看到面前少年一脸郑重,便知道这不是一时兴起,一时心动,联想到自家这段时日不断重复的某个梦境。

    心下微微有所触动,本待出口的呵斥,就转了转,出口时就变了:

    “轮回是不是真有?得看你修得如何了!”

    “内丹确有其事,我林家传承茅山符箓、请神、炼尸、风水、医术,每一脉都有内修內炼的法门,后来逐渐系统总结,归入内丹。”

    “传承至今,别的方面或因时代变迁,或因政局动荡,或是传承缺失,总之都已没落,唯有内丹术代代开陈出新,传承至今已经极为精简而深入。”

    “正好,你今天来了,我给你讲讲我林氏一脉,如今的内丹术。”

    英叔正襟危坐,语速缓而声音低沉,说着:

    “时代毕竟不同了,过往秘而不宣的丹书,如今不过十几二十块钱,就能买到印刷本。”

    “我林氏内丹术,真要计较起来,与市面上广而流传的丹书,就步骤而内容,大同小异。”

    “起初无非是百日筑基,以炼精化炁,精尽化为炁,而后移炉换鼎,迁入中田。”

    “于此三年功夫,炼炁化神,自此炁尽返为神,再迁入上田。”

    “上田乃性功,炼神反虚,此处又有许多讲究,诸如十年面壁云云。”

    “过此关后,神迁天门,可以出体而神游,从一步、两步、三步、十步渐渐至于百步,调练纯熟,渐渐能神游外界。”

    “到此境界,已经是成仙,后续各种证悟,得看个人悟性,不再是区区笔墨文章能够形容。”

    “天下丹道,性命之功,无非大同小异,都得经过这几步,了断生死,我林氏丹诀,也无非如是。”

    “不过具体行持手法,细节之处,则略有差别。”

    “我林氏一脉,大致化为五步,又唤作五阶,即登仙五阶。”

    “一阶,即百日筑基之功,精化为炁,此处内息穿行小周天,炼化元精,直至内息真种初成,方算此阶稳固;”

    “小周天尚有间断,行功过后,尚有修习,不能二六时内,行卧动作,行功不断。”

    “如能内息搬运,无时无刻,不在采炼,无时无刻,不在行功,那便是大周天。”

    “大小周天,区别只在有无间断,如有片刻间断,便还是小周天。”

    “大周天周行不止,便是二阶。”

    “内修到此,已深处定境,种种内景,渐渐证得,但不能贪图这等幻景,要精进修证。”

    “入三阶,其实便是炼炁化神,此时渐渐神与炁合,神通开发,人体种种奥秘开始苏醒,但依旧不能沉迷,否则止于此境,不过是江湖术士一流。”

    “四阶炼神还虚,内证时光明朗照,已清晰明辨自家元神本来面目,各种修炼,不着于后天识神,而是单纯性功。”

    “五阶即出窍神游,拥有种种神通变化,不能尽述,唯有证悟者自得其趣,旁人说一千道一万,都不过是盲人摸象,非亲自证到不能清楚。”

    “要说了断生死,也只有五阶可以说了断生死。”

    “现在你问轮回?五阶出窍神游,可以轮回!功夫差一点,就得乖乖去阴间报道!”

    英叔瞪了他一眼,吓唬道:

    “像你这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别说转世轮回,你死了肯定要受苦!”

    “要问苦不苦,黄泉路上问行人!奈河桥下有浮尸,三途路畔谁能为?断臂残躯苦难熬啊!”

    “你小子小心点,死了可没有多少人会照顾你,就你这点本事,想死了以后不受苦,难!难喽!”

    英叔不怀好意地笑笑:

    “你小子别以为轮回是谁都能做到的!”

    “佛教的六道轮回,只在佛教内部有但你想想,要真有轮回,谁都能随随便便转世再来,投胎做人的话,那可能吗?”

    “如果可以,哪有那么多孤魂野鬼?奈何桥下,河水里漂浮的浮尸,都是怎么回事?”

    “轮回这事嘛,真有,但又没有!”

    “看你自家修得如何!”

    “你要真有大修行,现世证到我方才说的出窍神游,那你可以转世,你的神不散,自然可以投胎就舍,重新做人!”

    “可你要是再这么荒废下去,还是不用心,等你老了、死了,这精气神,根本没有熔炼为一,也早晚散去,那时你就只能做个鬼了!还想轮回呢?”

    老子说:“载营魄抱一,能无离乎。”

    黄庭内景经说:“垂绝念神死复生,摄魂还魄永无倾。”

    内丹术修证至此,便是成仙,可以长存于世。

    至于常人,死了便魂魄分离,魂形成鬼,而形魄入土或是火化。

    要想转世,区区鬼物自然做不到,唯有仙魂才能自主。

    于道教而言,转世是非常困难的。

    但是林正阳想说的,其实不是这个。

    “英叔,你方才说的,是个人的轮回,我想问的,是作为整体的这方天地,你信它有轮回吗?”

    “有,怎么没有?”

    “一草一木,一沙一石,都在物化嘛!这个不是天地的大轮回?”

    “这个你学了那个叫做物理的,还有化学的,你比我懂,我那时候可没这条件。”

    英叔说的内容,其实是道家“物化”又名“道化”的观点,但还是跟林正阳要说的存在很大差距。

    深吸了一口气,林正阳前倾着身子,抿唇,双目凝视着英叔:

    “英叔,我说的轮回,不是这样的。”

    “我们这个世界,就像是过节唱黄梅戏,你和我,都是戏台子上的戏子我们唱的每一次戏,除了细微末节,大体上都是同一出戏。”

    “甚至我们还不如唱戏,唱戏的戏子至少还有谢幕的时候,能分得清戏里戏外。”

    “我们就像是活在一场大梦里,这个梦根本不知道开始,不知道结束,反复轮回,没有停止。”

    英叔面色凝重。

    他知道林正阳不是会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的,更何况近来他自家修炼时,也时而会有些奇特的感觉。

    “你有证据吗?”

    英叔缓缓地问着。

    林正阳笑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