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小狂人 - 第4章我想读高中 敢走就有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昏暗潮湿的土房里,陈明沉默不语,他脑海里思绪万千,感到有些混乱。

    陈明在心中犹豫不定,他是跟着父亲和二哥在家种地?

    还是跟着大哥去学木工的手艺?

    亦或者还有第三种选择?

    陈明突然想起来,在樟抱柏树下,陈松泉对自己说过的话。

    陈松泉说,去读高中吧。

    只有积累足够的底蕴,打下结实的基础,以后才能走得更远,飞得更高。

    “爸,我想读高中!”

    就在众人都被沉默的氛围,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的时候。

    陈明突然抬起头来,目光炯炯地看向陈唐,斩钉截铁地说道,他的语气,坚定不移。

    陈明想了很久,考虑了很久,最后他终于下定了决心,打算去读高中,他觉得读高中,考大学,才是唯一的出路。

    虽然陈明知道,自己的这个选择,或许很自私,毕竟家里的情况已经很糟糕了,有时候连饭都吃不饱,衣服都穿不暖。

    但正因为这样,陈明才决定要读高中,考大学,他不想和陈唐一样,一辈子在农村的地里,面朝黄土背朝天,过着穷人的生活。

    陈明要跳出这个牢笼,去改变他的命运,让自己以后的生活,能过得更好。

    “不行,家里供你读书已经很吃力了,你再去读高中,家里会入不敷出的,如果能多一个人赚工分,可以让家里的情况改善许多。”

    杨芬闻言,她将手中的碗筷放在桌子上,出声反对道。

    陈唐听了陈明的话后,则是皱起了眉头,他没有说话。

    陈明也不说话了,埋头吃着碗里的米饭,他心中非常清楚,这个提议家里人肯定会反对,根本不抱任何希望。

    现在全国普遍施行工分制,以劳动工分作为计量劳动和分配个人消费品尺度的一种劳动报酬制度。

    工分就是农民在田间地头干活的报酬,一天的满分是十个工分。

    早饭前两个工分,上午和下午分别是四个工分。

    而在夏天,为了躲避毒辣的太阳,下午的活儿会移到晚上,有时候要干到半夜才能完成。

    只有成年男人才有可能拿满一天的十个工分。

    成年的妇女,一天只能拿八个工分,十来岁的小孩就算干满一天的活儿,获得工分也要减半,只有四五个工分。

    工分可以分钱,分粮食,家里出的劳动力越多,获得的工分越多,分到的钱和粮食就越多,家里的情况就会越好。

    杨芬不愿意让陈明去读高中,这样不仅白白浪费了一个成年劳力,还会给家里增添巨大的负担。

    “小明,既然你想读高中,那我就支持你。”

    陈唐考虑了很久,最终一咬牙,他拍板决定道。

    “陈唐,你疯了吧?”

    杨芬闻言,她一脸惊讶地看着陈唐,难以置信的低呼一声道。

    家里的情况有多糟糕,陈唐不可能不清楚。

    但是陈唐依旧做出了决定,这让杨芬心里感到非常诧异。

    “读书好,读书才有出路啊。”

    陈唐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他轻叹一声道。

    陈唐以前是地主少爷,小时候也是上过私塾的。

    他的夫子说过一句话,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寒门子弟想要出人头地,只能读书。

    但是当时能上得起私塾的人只有富家子弟,寒门子弟出头无望。

    陈唐败尽家产,父亲被活活气死,他就再也没有上过私塾了,为了生计只能下地耕种,就这样面朝黄土背朝天一辈子。

    陈唐已经没有机会改变自己的命运了,但是他将希望放在了儿子身上。

    如果陈明有机会出人头地,他为什么要阻止呢?

    陈唐就算拼尽所有的力量,他也要支持陈明读高中,上大学。

    “陈唐,家里穷得都快要揭不开锅了,我们哪里还有余力让陈明去读高中?”

    杨芬愁眉苦脸,没好气地说道,她对于陈唐的这个决定,感到非常不理解。

    “这件事情就这么决定了,家里紧一紧裤腰带,我每天多干点活就行了。”

    陈唐脸色一沉,摆了摆手,示意杨芬不要再说了,他已经拿定注意,不容再更改。

    “谢谢爸。”

    陈明心中感动极了,他哽咽道。

    陈明知道陈唐能做出这个决定,是有多么不容易,是下了多大的决心。

    陈明非常庆幸,他能有这样的父亲。

    “傻小子,你我父子还需要什么谢字?只要你以后努力学习,考上大学,出人头地,就不枉费我一片心意了。”

    陈唐伸出手,他摸了摸陈明的脑袋,笑着说道。

    “我明天去找一下大队长,把读高中的指标拿来。”

    陈唐端起碗筷,低头想了想,他沉着声音说道。

    六七十年代,没有村长,只有生产大队大队长。

    “这个指标不好拿,村里盯着的人可多了。”

    杨芬闻言,她皱着眉头说道,心中还是不愿让陈明去读高中。

    “没事,明天找大队长的时候,我买点礼物送去。”

    陈唐摇了摇头,却不在意,他已经做好了打算。

    陈唐决定明天买几包香烟,糖果和饼干,再去找大队长说事情。

    为了能让陈明读高中,陈唐算是下了血本。

    陈唐平时都舍不得买香烟抽,买糖果和饼干吃。

    因为在这个年代,农村和城里不一样,读高中不是按照成绩好差来录取的,而是由大队里的干部共同推荐,最终确定指标名额。

    每个村都有固定的指标名额,一般是两个或者三个。

    因此,就算你学习成绩在村里是第一,但是拿不到指标名额,你也无法去城里读高中。

    晚饭结束后,陈明一家人就休息了,因为晚上没有光亮,不管做什么事情都需要点煤油灯。

    而煤油灯燃烧的煤油也是要钱买的,所以在一般情况下,陈明家都是早早睡觉,不浪费煤油了。

    两个狭窄的房间,三个深夜无眠的人。

    陈唐躺在床上,幻想着未来儿子出人头地,光宗耀祖的日子。

    杨芬依偎在陈唐的怀中,愁着往后越来越艰难的日子。

    陈明则是挤在小木床上,他睁着眼睛看向窗外繁星闪烁的夜空,幻想着读高中的美好日子。

    夜深了,三人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的三人,久久不能入睡。

    最终,三人还是抗不住汹涌而来的困意,带着憧憬和忧愁,纷纷进入了梦乡。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