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铃 - 第251章 杀心四起 · 哥哥得知冬至过往下 [ 上流社会(都市权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沈冬行在这片空地上待了很久,久到周围的天已经全黑了,天上也升起一轮明月。

    ——山里的夜比外面黑得更早。

    月光下的活动区更显荒芜,沈冬行抬头一看,整个监狱只有监狱大楼有些许房间漏出淡淡的灯

    光,其他楼,尤其是监房楼,寂静的犹如一片死楼。

    看着那几束微弱的灯光,沈冬行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监狱为什么会作为关押犯人的场所?

    明明这里有吃有住,每天只需要工作,甚至有些人觉得在监狱根本不是种惩罚。

    其实不是这样的。

    监狱作为关押犯人的场所,是因为它会腐蚀人的心。

    它用年复一年重复不变的生活不停的告诉你,你不是一个人,只是一个摆设或一个物品。

    它就像一瓶慢性毒药,让你慢慢失去作为人的本性。

    或许有一天,当你终于熬过漫长的刑罚走出监狱时,你才发现街上的东西都是你没见过的,新

    款的手机,新式的大楼,而你连一个电话都不能顺利的打出去。

    ——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你的容身之处。

    但小至的心没有被腐蚀。

    即使在未来的二十年里小至都将被困在这里,她也依旧坚持着,坚持用最坚定的信念,以及最

    顽强的毅力支撑自己弱小的身躯和心中的世界。

    他的小至拥有一颗极为强大的心灵。

    在看到那些政赋的那一刻沈冬行就知道。

    这份强大让沈冬行敬畏,更让沈冬行心疼。

    沈冬行忍不住想,假如四年前没有人将小至救出去,那小至是不是就要在这里整整困上20年?

    20年后,人到中年的小至该出狱了,唐维钧或许会在监狱门口等着她,也或许早已和别人结婚

    生子,过着平淡如水的生活。

    至于小至?

    小至肯定不会放弃自己的梦想。

    她会努力和人交流,会学习用最新款的手机、最新款的电脑,她会继续做她想做的事,她不会

    向任何人认输。

    即使她的案底会让她只能从一个服务生做起。

    她甚至会在做服务生的同时往围裙里塞一个小本子,一边忙碌一边记英语单词。

    40岁的小至去做服务生……

    光是想到这个场景,沈冬行就觉得后背发凉,悲伤和恐惧更是像藤蔓一样爬满他的心。

    ——悲伤的尽头就是恐惧,就如同当时沈冬至看到唐维钧被推进手术室一样。

    这些年他都做了什么?

    沈冬行在心里不停问自己。

    小至在受苦的时候,他在给予另一个人最好的物质和亲情。

    假如没有人将小至救出来,小至出狱以后他仍然会忙碌着为另一个人经营金杉。

    他每天坐在整洁宽阔的顶层办公室里,小至却时刻与油烟为伍,最后嫁给一个平凡的男人度过

    一生。

    半辈子过去了,他自以为将小至照顾的很好,实际上他的小至却将永远蒙尘。

    她甚至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还有个哥哥。

    他们兄妹将永远没有再见的一天。

    *

    夜风吹过,沈冬行的眼泪已经干涸,内心的恐惧也从脊骨缓缓散开。

    一种新的东西开始在他的血液里沸腾。

    恨。

    恨别人,更恨自己。

    ——他把别人当成了小至,恨不得将全世界捧给她,那个人占了小至的位置,剥夺了小至的幸

    福。

    明明父亲给过他选择的不是吗?

    父亲曾握着他的肩膀说过:“冬行,你就要回去了,父亲身陷泥潭,不能跟你一起回去,但父

    亲可以给你两个选择。”

    “一,父亲让齐叔叔跟你回去,届时只要是反对你的人,你全部杀掉,不论忠奸,也不论对

    错,你杀多少人都有父亲给你担着;二,父亲会让盛通的人跟你回去,你用自己的力量把沈家拿回自

    己手里。”

    年仅17岁的沈冬行选择了第二种。

    他不怕杀人,但无论忠奸对错都杀并不符合他的认知,而且那是沈家,是母亲和外公的沈家,

    他是回去拿回沈家的,不是把沈家变成一片血海。

    但现在的沈冬行后悔了。

    他当初就应该杀了所有人!

    这样他就能用最快的速度找到小至,从此沈家只有他和小至,小至会在他怀里快乐的长大,他

    们可以永远在一起。

    此时此刻,沈冬行的心仿佛有千军万马踏过,又仿佛有烧不尽的大片野草在熊熊燃烧。

    飞扬的尘土随着马蹄大片扬起,冲天的火光将沈冬行的脸映照的通红,绵延不绝的恨意更是在

    沈冬行的血液里迅速烧起来。

    烧得他胸口发烫。

    不知为何,沈冬行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荒谬的想法。

    ——现在杀了所有人还来得及吗?

    那些他怀疑的、伤害过小至的,全部杀掉,只留下他和小至,他会保护小至,直到她身边再没

    有一丝危险。

    甚至如果最后小至也恨他,他连自己也可以杀。

    他只想要她再不受一丝伤害,想她以后的日子永远快乐。

    *

    寂静的空地里,沈冬行花了一个小时才将这些翻腾的杀意压下去,他握紧手急促的喘气,深呼

    吸好几次,剧烈起伏的胸口才逐渐平稳下来。

    片刻后他转身往活动区的入口走去,许林已经在那等他很久了。

    “沈董。”

    见他过来,许林立刻90度鞠躬,沈冬行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他的不安。

    就像许林能感觉他身上的冷意一样。

    “回去尽快安排,把那个女人接出来,案底要干净。”

    ——那个女人只是顶了沈冬至的刑期,但沈冬至真实的身份还是在监犯,只有把她的案底清洗

    干净了沈冬行才会放心。

    许林立刻点头:“是!”

    “对了沈董,监狱长还在等您,您要过去吗?”

    想了想,沈冬行点了点头,安排假释还需要一段时间,需要监狱长那边的配合。

    两人顺着走廊走到监狱长办公室的门口,监狱长果然已经在等他,身边还站着几个穿着狱警服

    的人,应该是这里的小头目。

    “沈先生,您看完啦,来,里面请,茶已经给您泡好了。”

    沈冬行微微点头,然而他前脚刚迈进门,就察觉了一丝不对。

    ——有个狱警一直低着头,而且目光一直在闪躲。

    他看起来很慌张。

    沈冬行可以察觉监狱长的不安,毕竟他换了一个罪犯出去,万一被发现也要坐牢。

    沈冬行也可以察觉其他狱警的不安,那是见到大人物的紧张。

    可是这个狱警是为什么?

    眸中冷光一闪,沈冬行退后一步看着那个狱警。

    那个狱警一下更慌张了,甚至害怕得腿都在隐隐发抖。

    沈冬行心里突然闪过一个很不好的猜测。

    接着他开口,语气冷得像冰。

    “他叫什么?”

    【作者有话说】本周五更已完成,上周加更至珍珠29900,这周继续,本章是珍珠3 00的加

    更~

    https://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